摘要:  图①:季宗礼在与业主经理讨论技术问题。    图②:已完工的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东标段。    图③:乌兹别克斯坦钾肥加工厂二期项目。    图④:刘杰(左一)与业主进行施工联查。    图⑤:刘煜在营地内工作。    图⑥:哈萨克斯\" /> <script src=\"//f2.cri.cn/M00/4F/D3/CqgNOl0-aB2AZ27lAAAAAAAAAAA5883992.jquery172.js

看,那些奋斗在“一带一路”上的建设者 2022-09-22 16:19:56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:韩玥

看,那些奋斗在“一带一路”上的建设者-ManBetX注册登录·(中国)

图①:季宗礼在与业主经理讨论技术问题。

图②:已完工的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东标段。

图③:乌兹别克斯坦钾肥加工厂二期项目。

图④:刘杰(左一)与业主进行施工联查。

图⑤:刘煜在营地内工作。

图⑥:哈萨克斯坦国有公路改造项目。

一带一路 倡议提出以来,中国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,把基础设施 硬联通 作为重要方向,把规则标准 软联通 作为重要支撑,把同共建国家人民 心联通 作为重要基础,推动共建 一带一路 高质量发展,取得实打实、沉甸甸的成就。通过共建 一带一路 ,中国还构建了广泛的朋友圈,实现了同共建国家互利共赢。

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4月,中国已与149个国家、32个国际组织签署了200多份共建 一带一路 合作文件。2013年至2021年,中国对共建国家直接投资累计1613亿美元,为当地创造34.6万个就业岗位。

这其中,一大批国有企业在共建 一带一路 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中国建设者夜以继日埋头苦干,奏响共建 一带一路 的最美和声。

作为第一批 走出去 参与境外项目合作的国有企业,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 中信建设 )牢牢抓住 一带一路 倡议带来的重要战略机遇,在海外实施建设了多个重大项目。近日,本报记者采访了中信建设的几位工作人员,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奋斗在 一带一路 上的建设者。

在阿尔及利亚建高速  

难啃的骨头才是最香的

8月29日清晨,在一处几十米长的填方路段前,季宗礼停下了脚步,并向记者透露一个 秘密 : 这里的每一颗土砾,都是从几十公里外运来的。

今年38岁的季宗礼,现任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东标段84公里项目的项目总工。他告诉记者,所谓填方,指的是路基表面高于原地面时,从原地面填筑至路基表面的土料体积。 事实上,能在那么远的地方找到土料,已经算是幸运的。 季宗礼的思绪慢慢回到了4年前。

季总,快来看看,这石头怎么变样了! 2018年初,项目刚开工没几天,接到报告的季宗礼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他赶忙冲到施工现场,定睛一看,在雨水冲刷下,工人们从取土场挖出的硬石块,全变成了松软的烂泥巴。捡起一块儿湿水不久的石头,用大拇指轻轻一搓,一根泥条竟从石头表面滑落,季宗礼不禁倒吸一口凉气:这个项目绝对是块难啃的骨头。

很快,实验室结果给出了答案:这种石头名为泥灰岩,风一吹就成渣,一遇水则成泥。更要命的是,经过重新评估,项目团队发现,目前使用的取土场中,泥灰岩含量极高,实际可用填方量还不足三百万立方米,这跟项目一千多万立方米的总需求相差甚远。

摆脱泥灰岩地质的最佳方案就是建桥,但业主却一直坚持成本更低的填筑土方的方式。 季宗礼告诉记者,项目团队曾尝试用掺有泥灰岩的土料做过试验,可惜结果不尽如人意,施工一度陷入僵局。

现有土料不合格,那就重新再找取土场!戴上鸭舌帽,背好斜挎包,手拿打蛇棍,那段时间,季宗礼与同事们每天都要去山中 探险 。由于正值雨季,往往一脚踩下,就溅得他们一裤腿都是泥。

起初,几乎每天,大家都是乘兴而去、败兴而归。 难啃的骨头才是最香的!10公里范围内没有,就将范围扩大到20公里,再不行就30公里。 季宗礼并未气馁,而是着手更改搜寻计划,想方设法提振士气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历经半年等待,在距离项目30多公里远的地方,季宗礼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取土场。 尽管运距较远,但这意味着项目的关键环节已经打通。 季宗礼顿感如释重负。

在阿尔及利亚施工,最害怕啥? 记者追问。

最怕下雨! 为什么?阿尔及利亚从9月算起,就进入了长达8个月的雨季,暴雨会导致土料浸水、便道受损,若做不好防护,当天的施工进展很可能要 归零 。 直到现在,只要一听到雷声,我们所有人就像听到 命令 一样,全都扔下手里的活,第一时间跑到取土场,拿篷布盖在土料上。 季宗礼说。

截至目前,项目已经完工52公里,剩余工程预计今年底完成。全长1216公里的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即将全线贯通。

今年6月,一次偶然的机会,季宗礼见到了阿尔及利亚特莱姆森省一家樱桃园的园主迈赫迪。 有了东西高速,我的樱桃园规模扩大了整整3倍,樱桃品种也从3种增加到10种。等到全线通车后,我就能驾车去国外旅游了,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 迈赫迪的话语中饱含期待,这让季宗礼欣喜不已。

在国外这么多年,有时也想安静地休息几天。 季宗礼说, 但现在,我不想停下来,我要加倍努力,让阿尔及利亚人民早日享受到高速贯通带来的便利。

在乌兹别克斯坦建工厂

那几年时光,是我最难忘的人生经历

你瞧,我这头发,就是那时候变白的。 8月29日,谈及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几年经历,曾任德赫卡纳巴德钾肥厂一、二期项目经理的刘杰,打开了话匣子。

2009年7月的一天,还在安哥拉某项目部工作的刘杰突然接到公司急电:要他立即回国。回国后,刘杰得知,乌兹别克斯坦钾肥厂一期项目急缺人手,公司决定派他担任项目经理。

项目经理的活,我从没干过,真的能行吗? 他坦言,自己其实心存疑虑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此时项目总工期仅剩10个月,但初步设计方案却迟迟得不到业主批准。此情此景,即便经验老到的项目经理都要花费许久思考对策,就更别提刘杰这个新手了。

可以选择退缩吗? 这将是全中亚地区第一个钾肥厂,当地老百姓翘首以盼,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。 刘杰暗自打气:只要坚定地往前走,就一定能成功!

他坚持每天跑现场观摩学习,一待就是六七个小时;对于搞不懂的问题,他虚心向身边人请教,有时甚至会去网络论坛 讨学问 。 人家都说 初生牛犊不怕虎 ,而我这头 老牛 也要做到无所畏惧。 刘杰打趣道。

在项目团队的共同努力下,没多久,新版设计方案得到了业主批准,10个月的紧急赶工拉开帷幕。但就在各项工作齐头并进之时,拦路虎又一个个冒出。

一天深夜,熟睡中的刘杰被一阵喧闹声吵醒。原来,在尾盐浓密机试运行过程中,浓密机脱气槽突发冒槽,造成物料沉积、堵塞。怎么办?拿机具清堵? 脱气槽内的母液足有1.2米深,这种情况,机具根本无法使用。 眼看物料越积越多,刘杰果断作出一个决定:人工清堵。

拿起振动棒,刘杰赤脚跳进脱气槽中:振捣、掏泥、高压枪冲洗 忙完后,已是凌晨4点。刘杰说,当时根本来不及多想, 自己是钾肥厂项目的第一责任人,关键时刻肯定要冲上前。

临近投料试车,刘杰意外发现,胶带机的皮带却经常跑偏。为了使装置早日投产,刘杰一马当先,抓起晒得滚烫的皮带扛在肩上,准备采用最原始的方法 人工纠偏。现场工作人员先是一愣,随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,也有样学样,手拉肩扛地一起将跑偏几十米长的皮带拽正了。大家死死拽住皮带一连数小时,直到手心磨破、肩膀通红都不肯松手。当天夜里,刘杰又熬夜加班,找到了解决对策。

整整一年时间,刘杰带领项目团队交出了一份圆满答卷:全面完成总面积逾20万平方米的工厂建设,创下了国际钾肥厂建设、投产的新纪录。

乘着 一带一路 的东风,钾肥厂一期项目顺利完工后,乌兹别克斯坦迅速上马二期项目,继续由中信建设承建,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资金支持。 现在,就连城镇发展重心都开始向我们这边靠近了。 刘杰介绍,钾肥厂的建设,给德赫卡纳巴德市带来了经济繁荣,受到当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。

45岁的斯罗奇是项目部在当地聘用的一名司机。一次,项目部打算派斯罗奇去离家较远的昆格勒市工作。但他觉得家里孩子小、往返路途远,故而提出涨薪。综合考虑后,刘杰爽快地答应了。

但隔天一早,斯罗奇却惭愧地说: 工资不用涨了。 原来,听到儿子的 好消息 ,斯罗奇的老父亲对他一通训斥: 这几年,家里新盖的房子、添置的新车,哪一件不是靠中国朋友才挣来的。现在人家需要你,你居然还要起钱来了。做人不能不讲义气!

听了这段话,心里真的很感动。 刘杰说,他真切感受到了当地人的善良与淳朴。 现在一有时间,我常翻看过去的老照片,会感到莫名的激动,那几年时光,是我最难忘的人生经历。

在哈萨克斯坦修公路

业主对 中国标准 竖起了大拇指

8月30日,接受记者采访前,哈萨克斯坦KB公路改造项目工程部副经理刘煜主动将时间定到了午休时段: 不好意思,现在哈萨克斯坦不是太热,正是施工的黄金季节,也就中午能稍微喘口气。

想在这里干活,就得一切听温度计的。这里春有风沙、夏有高温、冬有严寒,每年施工有效期也就半年左右。 平日不善言辞的刘煜,一谈到工作,就停不下来。

他告诉记者,KB项目是一个旧路升级改造项目,由双向两车道升级为双向四车道。 虽然没有大型桥梁、隧道,但全线里程长、工程量大,特别考验建设管理单位的组织协调能力。

万事开头难。2017年,初到哈萨克斯坦,刘煜面对的是 一无所有 。

一般情况下,大规模施工前需具备 三通一平 的基本条件,即平整场地和水通、电通、排污通。但由于工期吃紧,在营地尚未完工的情形下,率先进场的建设者们不得不 先生产后生活 ,十几个人挤住在附近镇上一户居民家中。

镇上极度缺水,无论洗漱、吃喝,大家用的水都是色泽微黄、带有异味。洋葱、胡萝卜、土豆、西红柿则是餐桌上的 四大天王 。 当地人多食肉,蔬菜卖得很少,想买齐这几种食材,我们还要等当地举办自发性集市才行。 刘煜说。

这些生活困难,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,我们都能克服。 但项目建设中层出不穷的新问题,一度让刘煜感觉快要招架不住。

哈萨克斯坦的公路行业规范沿用的是几十年前的标准。 刘煜举例解释,例如,如今的双钢轮压路机在重量等施工性能方面已有很大提升,业主却坚持按照原来的规范要求,使用小吨位压路机。

双方在施工理念上的分歧,导致前期设计审批异常困难。面对这一困境,刘煜主动求变,决定先做一条200米的试验段,借助样板式的施工工艺和施工质量,说服业主。

做个试验段,说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难。因为项目90%以上的工人都是当地人,且大多数从未接触过中国施工标准与施工技术,试验段最终能做成什么样,刘煜心里也没底。

再难也要一试,全面的教学势在必行。那段时间里,反复的室内动画演示、现场技术实操演练,占据了刘煜与攻坚团队可利用的每一分钟。到最后,几位 中国师父 还克服了语言障碍,学会用简单的俄语进行交流。 随着试验段质量完全达到验收条件,业主对 中国标准 竖起了大拇指。 刘煜自豪地说。

从技术管理、资源组织到拌和站生产、现场沥青摊铺,项目90%以上的工作都是由哈萨克斯坦籍员工完成。 刘煜说,这为企业后续探索海外项目管理新模式提供了宝贵经验。

随着同事的呼喊声响起,刘煜满怀歉意地结束了采访: 不好意思,咱们找机会下次再聊。 说罢,他匆匆奔向屋外,继续 赶工 去了。

本版照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

本报记者 刘乐艺